辛苦地在伦敦的郊区找一个做厨房台面的小店。。。

元宵节前一天,伦敦的健康官员来参观检查。提出我们的厨房准备食物的桌面有破损,用胶布贴是不行,这样子的话不利于消毒杀菌。可是这一小条桌面真的很难弄。大的商店都卖成品,没有这种自定义尺寸的一小块。后来听商店里人叨了一句Top shop。我就在网上搜什么也搜不到做厨房台面。后来重新用counter Top搜索,找到一家自定尺寸做的。车开到目的地其实也很难找,是一小间一小间的店面,而且店面的标牌非常小。后面呢,我又找到这个店铺的网站,网站上有写了单元号码,这样子才找到它。正常他星期六是关店的,不想星期六他刚好在,敲开了门,店主很乐意帮我做。包括材料,包括切割,包括切割的边缘再贴胶密封。一共收三十几块钱,感觉价格还是算合理的。自己做怎么也做不了这么专业。

换个邮箱原来也不容易。

旧邮箱那个门关不严了,亚马逊上面买了个邮箱,发现那个底部的螺丝孔对不上,所以重新转了两个孔,旧的移下来也很难,因为旧的螺冒已经锈住了,板手在邮箱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操作,难。经过不懈努力,旧的也一下来了,新的也装好了,同时把柱子加固了一下。

伦敦之行 (看农场郊区房子和侄儿送我的大衣)

下完班之后去了一趟伦敦,因为有一个客户想租一个农场的房子住。农场的房子暖气没有开,凉飕飕的,钻到地下室,发现供暖设备是用柴油,地下室里阴森森潮乎乎的。虽然外面阳光明媚,但是看完这个房子,心情也不见得能够明朗起来。

看完房子顺便去伦敦侄儿开的饭店。进了饭店,请服务生去厨房请他出来。从厨房出来,侄儿额头上全是汗,可能因为6:00左右生意正忙,可以想见他挥着铲子翻转炒锅。。。同侄儿聊了一小会,他把他买了送给我的一件大衣交给了我。原本是春节的礼物,上回他已经买了一件了,穿上去不合身,因为他买的是中号,腰身收的特别细,不太适合我的穿。他赶紧又拿回去换。这回他干脆买了一个加拿大鹅短大衣,浅蓝色的。我其实跟他说了很多次,我不需要什么大衣,我有好几件都穿不过来,他还是坚持要买。

大衣提回来放在大厅里,晚上11点收拾准备要睡觉了,突然听到太太高声呼喊儿子的名字。我从地下室冲到楼上,以为儿子醒过来在玩电脑呢。走到儿子房间门口,发现他睡得正香。我又回到1楼大厅,发现我侄儿送我的大衣挂在了一个椅子的后背上。我这才明白,因为我太太看到我取回侄儿送我的大衣特别兴奋,高喊着要给儿子穿。看到她那么兴奋的表情,我一张脸铁青着,怎么劝自己也舒展不开。侄儿买大衣也是用心良苦:买了换,换了退,又重新再买,用心准备的礼物,我无论如何是要自己享用的,哪怕就是尺寸款式颜色方面不是特别的满意,我也会坚持使用。而太太的想法跟我背道而驰,他认为我不肯给儿子穿,是因为看上了加拿大鹅,这个名牌而已。在卫生间一起刷牙的时候,看我的眼神竟然有点鄙夷。另外一个让我脸色铁青的,是因为深更半夜的,非得要大呼小叫。就算真想转给儿子穿,也应该是同我这个当事人先商量一下,然后第2天等儿子起来再平静的宣布这件事情。虽然是很小的一件事情,但是可以看出对亲情之间赠送的爱珍和对另一半的尊重。。。

记载平淡生活的点点滴滴